1.<醉>

    觥籌交錯,玉盞瓊觴相碰時發出的清脆聲響不絕於耳。各路仙長、天女齊聚一堂,眾神祇把酒言歡,宴會熱鬧非凡。

    白澤邀請了鬼燈。

    不特別喜歡交際應酬的鬼燈淡漠地看著宴會上的人——其實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白澤身上。

    白澤一襲華服,與眾神祇談笑風生,桌上的美饌不過略動幾樣,倒是手中的酒杯不曉得滿了多少次、又乾了幾回。

    「......嘖。」

    將玉壺中剩餘的酒全數倒乾,仰頭,一飲而盡。

    「這位大人真是好酒量。」在一旁服侍眾神宴飲的婢女似乎注意鬼燈很久了,在他喝乾了第三壺後忍不住說。

    「是啊,這傢伙是個酒豪。」白澤的注意力被拉了過來,一手搭上他的肩笑道,臉上漾著好看的薄紅。

    「這位是......?」原本與白澤談話的人轉過頭問道。

    「哦,他叫鬼燈。」白澤幾乎整個人都膩在他身上,下巴枕在他肩上,手環著他的腰。人多,他不好發作,只有隨白澤了。

    「在下是日本的鬼神鬼燈,請多指教。」他頷首。

    原本其他人好像也要自我介紹一下的,白澤卻直接接口說:「這傢伙是地獄裡最強的鬼呦!我最討厭這惡鬼了,可是他是我相好......唔唔,唔嗚唔!」

    鬼燈捂住白澤的嘴,說:「他醉了,抱歉讓諸位見笑了。」然後就將人拖走。

    「白澤君的相好是日出之國的鬼神啊。」有人若有所思道。

    「——遠距離戀愛還是能談的很好嘛。」在當事者走遠後,有人下了結論。

 Fine

2.<笑比黃河清>

    有一天。

    「哼,那惡鬼到底是在矜持什麼?笑一下是會死嗎?整天板著一張臭臉。」白澤向阿香抱怨道:「我講了笑話也不禮貌上笑一下。」

    「是嗎?」阿香微笑:「下次講笑話別只顧著講,仔細看一下鬼燈大人的嘴角,會發現您想看的東西呦。」

    「嗯?」

    「而且我想鬼燈大人也只想給白澤大人一個人看而已。」她只是偶然之間看見了,鬼燈似乎不甚在意白澤講的內容,只是望著對方,嘴邊含著極淡的笑意。

 

    另一天。

    「看到那頭淫獸就覺得煩。」

    「鬼燈大人和白澤大人又吵架了?」

    「不,沒有。」

    阿香向冷面的輔佐官投以一個疑惑的眼神。

    「一天到晚都掛著那種欠扁笑。」

    「哦…...」阿香若有所思。「可是,我倒覺得白澤大人很少笑呢。」

    鬼燈從一堆公文中抬起頭看了青梅竹馬一眼。

    「我是說,真心的那種。」

    換鬼燈疑惑了。

    「唉呀,鬼燈大人果然覺得奇怪。」美麗的女性友人笑道:「因為常看到所以就不覺得稀奇了。」

Fine

-----------------------------------------------------------------------------------------------

寫國文習作寫著寫著不知不覺就挖了2個小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冷雨敲窗

薇薇安(鬱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