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第28話衍生  *微捏  *大概是中長篇?  *CP味好像不太濃?

*神話故事(?  *在該篇沒出現的人物就不會標注

 

楔子

    雪融爪印沒,船過水無痕。紅塵紛紛,世事難料,就算是神也未必知悉自己的天命。若不曉得,那又要如何反抗?所以,唯有抱著隨緣的心態,才能海闊天空,無所牽掛。

    ......但是,「看破」真的才是最好的嗎?

    如果,想要無視所謂的天命,放手一試追求想要的事物呢?

    ——不想要忘記、想要刻骨銘心地去......

    刻骨銘心地......

 

 

    去做什麼.....呢?

 

 

  這個大千世界,怎麼出現的?

    白澤沒親眼見過。

    盤古開天闢地,過了漫漫十萬八千年,才終於有了清陽為天濁陰為地的世界雛形,那身長九萬里的巨大軀體才轟然倒下,血肉骨髮成了地表上的山川,空中也出現了太陽與月亮,接著便是女媧造人,這個世界才熱鬧了些。在這些過程中,天地之間的日精月華仙風靈氣也自個兒聚集幻化,成了許許多多仙禽神獸靈花異草,但也少不了妖魔鬼怪魑魅魍魎之類。

    白澤不過也只是其中之一罷了,但是不知怎的,興許是看上了他通曉萬物的博聞,又或是圓滑隨和甚至是世故,天帝說了:『就讓你作眾妖之首吧,妖族就歸你管理。』他沒表示什麼,只說了聲臣遵旨,天帝又道:『那,希望以後都別出什麼亂子才好。』他那時正要離開,聽了便輕笑道:『我是不是接了件麻煩的工作?』

    『那就看你的造化了。』天帝坐在寶座上,在他身後答道,聲音迴盪在偌大的廳堂。

 

 

Ch1

    「這就是中國的天國啊......」

    天空是澄清的水藍,浮雲閒散地緩緩飄著,不只是純粹的白,而是隱約閃爍著一點一點的光芒,像是糝著金屬粉末般。目光來至地面——或許該說是雲層?——隨處可看到以前沒見過的奇花異草,清新的空氣中浮動著暗香,芳馥卻濃淡合宜不膩人。

    花嬌,草美,好景致。

    鬼燈並沒有因為美景而駐足。顯然的,這應該是天國常見的景色,無需特意留步,等會兒路上大概也是充滿了這種景象,再說,他風塵樸樸來到異國可不是為了賞景。

    鬼燈隨意選了條不大的路就走。這條路通向了一片桃樹林。

    桃樹的樹齡參差不齊,有些已是粗壯的需要數人才能合抱,有些則是小小一株才吐著新芽,另一些則是最吸引人,結著粉嫩欲滴的桃子。

    到底是天國,桃樹結果也不分季,有的還開著花,粉紅的桃花與粉紅的仙桃,不知是誰在襯托誰,亦或都是主角。

    桃木林蓊蓊鬱鬱,鬼燈一路上都沒見著人,走了一段,他嗅到含著甜美果香的空氣中出現了一絲別的香氣,極淡,不是很容易察覺,又走了幾步,那氣味越發明顯,他同時也聽到有人哼著小曲——他抬起頭,看到了氣味與聲音的來源。有一個人坐在桃枝上飲酒,一派閒適,無憂無慮。

    ——是仙人吧?他的腦袋立刻就冒出了這個想法,卻不是因為這裡是天國的緣故。喝酒的人身著白衣,將一個葫蘆湊到櫻紅的唇上,頭向後一仰,脖頸便呈現了一個優美的弧度。就算他沒有實際上嚐到那酒,他也會相信那定然是美酒,不只是因為那醇厚的酒香,而是因那人飲酒的媚態,舉手投足之間的優雅嫵媚光看就覺得醉人。

    興許是那人已喝到微醺,一滴酒水在葫蘆瓶口離開櫻唇後自嘴角流下,順著下顎流到白皙賽雪的脖子,然後滑入衣領被布料吸掉。

    ——是男的。

    他回神,暗暗責備自己怎能一直盯著別人看,也訝異自己居然看人喝酒看到出神。

    在沒多久的猶豫後,他用自己不甚熟悉的語言向樹上的人道:「你好。」

    他原本以為他會需要再說第二次的,但那人聞聲後就立刻往下望。他對上了一雙水盈的眼。

   「你好啊~誒,是沒見過的臉呢?」

    「我是來自日本的鬼神,正在各地環遊做調查。」他答。

    「哇~聽說日本到處都有可愛的女神出現,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人眼角彎彎,笑著說:「吶,方便的話要跟我喝一杯嗎?我很好奇日本究竟是個什麼地方。」

    這裡雖說是中國天國,但嚴格來說算是中日的交界地帶,這裡的住民會兩國語言他也不太訝異,看這人的打扮應該是中國人,但日語講得很流利,他佩服了下。他答道:「——好。」接下葫蘆,也夠意思地喝了一口。不過不喝酒也能交流的吧......

    那白衣人跳了下來,領著他來到一個瀑布邊,舀了幾罈泉水上來。見他疑惑的目光,那人笑著解釋:「這瀑布水不是水,是好酒哦。」

    他們在不遠處席地而坐,鬼燈開始發問。

    「你問審判的制度啊?這說來話長呢......」眼前的人遲疑了一下。「但你若真有興趣,我簡單講給你聽便是,就看你有沒有那個耐心了。」

    「願洗耳恭聽。」

    他喝了一口酒:「說起人死後的世界,那是有一套嚴謹的制度在運作呦,就因為是陰曹地府所以更馬虎不得。在我們中國嘛,我們是稱『酆都鬼城』。」

    「噢,我有拜訪過那裡。」鬼燈說。「在我們日本那裡,死後的世界叫黃泉。」

    「這樣啊,你們也是審判制的嗎?」

    「嗯…..」日本的黃泉嚴格說來根本尚無制度可言,讓別國知道好嗎......「目前不是吧......所以才好奇你們中國。」

    「哦~」他應了一聲,鬼燈替他斟滿了酒杯,「那您繼續吧。」

    「嗯嗯~中國的地府總共分十殿,有十殿閻王,由酆都大帝統管,酆都大帝自己則還有一百一十九位鬼官。

    第一殿,秦廣王,專司人間壽夭生死冊籍,判斷靈魂的良善罪惡。善良的靈魂直接到第十殿轉輪王那裡,從奈何橋去投胎轉世,第十殿每月會知會秦廣王靈魂的註冊;有罪的,則發落到第二到九殿,這些殿都是處罰性質的,分別是楚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閻羅王、卞城王、泰山王、都市王、平等王。每個王統管的地獄都不同......」

    鬼燈專心地做著筆記,不忘替那個講得滔滔不絕的白衣人添酒,幾乎沒讓他的酒杯乾過。雖然那人說好奇日本那兒的事,但鬼燈好學,問了許多的問題,自己反而沒說什麼話,對方倒也講得興致高昂,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鬼燈樂得撿了許多預期外的新知。

    不知確切喝了多久,鬼燈連跟他對飲的人名字都不曉得,卻已經把人家給灌醉了,他自己倒還好,跟醉茫的對方比起來他算是十分清醒的。對方白皙的臉龐泛著誘人的紅暈,眼尾的嫣紅越發妖豔,鬼燈看著,又走了神,原來男人醉酒也可以很妖嬈嫵媚。可能是神明吧,皮囊自然生得好看。對面的儷人嫵媚歸嫵媚,在心裡給對方用了這個詞來形容,但鬼燈卻不覺得他女氣,也許,美人的美麗不是用性別來決定的。他沒多想,只將對方的美貌當作藝術品來欣賞,晃了晃腦袋,拉回注意力埋首作筆記。

    「......最有名的倒不是酆都大帝,而是第五殿的閻羅王......你好厲害,喝那麼多都沒醉的樣子......閻羅王那一殿專司叫喚大地獄,掌管油鼎地獄.....就是把罪人扔進油鍋裡炸啦......」

    這人也厲害,都醉了還能把話說得這麼清楚。

    又過了一陣子,那人抹抹嘴,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啊~好像喝過頭了......我去喝點水。」

    他還沒說什麼,那人就踏著虛浮的步伐哼著歌走開了。

    醉成這樣還能走嗎......?他想,雖然他是有那麼一點小心思想灌對方酒套出他想要的情報。

    少了那個白衣人,這個地方一時之間安靜下來,只剩下淙淙的水聲。鬼燈翻翻談話間作下的紀錄,滿意地伸了個懶腰。收穫不少。

    這時,一個淒厲的尖叫聲傳來,是那個人的聲音,而且有越來越小聲的傾向——是漸漸遠去?

    鬼燈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去,看到地上——雲層上有裂縫,他探頭,恰好看見一個白色的小點消失在較下方的雲層之中。

    「......哎呀。」居然掉下去了。

    他又側耳傾聽了一會兒,下方再無聲響,於是他起身,回到剛才喝酒的地方,把自己的東西收拾了,走人。

    人都掉到雲深不知處了,他也沒辦法幫忙,算那個健談的人倒楣,他自忖神仙應該是摔不死的。

    「嘛......算了,已經收集到足夠的資料了,也是時候回去了吧。」

 

To be continued...

------------------------------------

嗚嗚又忍不住挖新的坑了明明距離下次段考只剩3個多禮拜OAQ畢旅玩太爽,回來就赫然發現原來第一次段考和第二次中間只隔了4個禮拜!!!!

舊的坑都還沒填完,而且現在好想去看傳說中很好看的桐華的作品(滾滾滾

腦波頗弱(攤

 

咳咳不小心發牢騷了

真正的後記其實現在才開始

這大概是一個很大的坑......應該會填很久,撇掉能填坑的時間越來越少,這篇光查資料就花了我好多時間(但其實真正用到的也才幾行不是嗎!!

其實關於陰曹地府的故事有非常多種版本,不同宗教各自有各自的故事;在原作裡江口姐是把白澤歸到道教那裏,所以這篇用的也是道教的理論。沒想到當國小當小小解說員學到的東西沒真正用在解說上,誰知道在3年後居然用在寫同人上呢(菸

酆都大帝感覺上比較冷門,還是閻魔王有名些~主祀酆都大帝最有名的就是東嶽殿,一間香火很鼎盛的陰廟

 

相關的資料以後會再整理,當複習吧~~小女自己本來就對這種東西有興趣w讀歷史都還沒讀這個用心(喂!

不知道下一篇什麼時候可以完成,和歷史/神話/民間傳說相關的題材寫起來都特沒自信......

以前有寫過的原創到後來都斷頭了(哭

希望這次不會再棄坑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冷雨敲窗

薇薇安(鬱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