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看來訊息是傳到了。

    白澤鬆了口氣。

    看公孫軒轅這方敗的次數越來越多,他便在布帛上畫了一隻大雁,在大雁身上寫下了人間的現況,讓大雁回天庭報信,看來是有被收到了。

    話說,大雁還回來了,上面多了一句話:『若是有新種族的妖/魔/精/怪,請記得將之登錄。』

    雖然信息是被收到了,但為什麼看到這句話有種讓人不太高興的感覺呢。這明明就是雁啊哪來新的妖魔鬼怪......

    他並沒有實際跟著公孫軒轅,而是在空閒時假寐,透過天眼關心前線的情況。

    公孫軒轅習得了玄女兵法,又得到了昆吾山赤銅鑄造的青鋒寶劍,還有以夔牛皮製成的鼙(ㄆㄧˊ)鼓——和雷神的腿骨做成的鼓槌。

    當白澤「見到」公孫軒轅三更深夜往雷澤去時,還在想他若是要多找一位神明幫忙怎麼挑這時間,原來他打的算盤是要雷神的腿骨只為了鼓槌。

    白澤的心底泛起一陣涼意。

    人類,也是可以弒神的......

    這其實本來就是弔詭的事。神明就是因為人類的想望而產生的,神明會保佑人類,實現他們的祈願,但......既然是因為人類才有了神明的出現,那人類自然有辦法使因為自身而產生的東西消失。神明若失去了「被需要」這構成其存在的重要元素,那,就是只能消失了吧?

    ——不過,這還真是極端的一例,居然反而是因為「被需要」才消失在世界上的。

    公孫軒轅殺了夔牛取皮是聽了九天玄女的意見;但白澤知道殺了雷神取腿骨可不是玄女的主意。

    夔住在東海流波山上,色灰,似牛,無角,也算是一種妖怪,所以是在他白澤的管轄範圍內。妖族中有無害的妖被殺害,他不是很樂見,但既然是玄女都開口了,他就賣面子睜隻眼閉隻眼不去介入;可是這公孫軒轅膽子倒也不小,打主意打到雷神身上了。要不是公孫軒轅是上天默許的人間帝王,怕他是遭天打雷劈墮入十八層地獄都消不去這罪孽。

 

    白澤有些悶悶不樂。

    撇下鬱卒的神獸,與此同時,公孫軒轅這方的兵事在貴人的幫助下果真是成功扭轉了局勢——不愧是注定好的人選,在蚩尤不知怎麼請到風伯雨師來幫忙時,公孫軒轅這也來了旱神女魃(ㄅㄚˊ),使風雨濃霧都散了去,戰局對公孫軒轅這邊越發有利了。

    在各種簡直像是犯規的神助下,公孫軒轅最終獲得勝利,在冀州擒殺了蚩尤;而後,在泰山舉行了祭天的儀式,感謝神明的鼎力相助,而諸侯們在這祭天的典禮上,一致推舉公孫軒轅為天子——於是,這個天下便統一由公孫軒轅領導,他成為了人界的帝王。

    白澤看著一切的進行,感嘆自己見證了歷史。

    「您的話果真不假。」公孫軒轅來到了他面前,笑吟吟道。白澤答:「那是自然。」他不著痕跡地打量了公孫軒轅一番。金燦的華服,意氣風發的神情,又比之前那渾然自成的帝王之氣更有英威了。

    他說:「現在你已成為了人間唯一的君主,再也沒有事情能為難你了——讓我走吧,我本來就不屬於人間,你是無法永遠留下我的。」

    「軒轅哪有那個斗膽吶,」公孫軒轅認真道:「只是剛成為了人世第一個唯一的共主,軒轅有恐有做不好之處,希望您之後可以指點指點,這天下有這麼多的人民,若是有個閃失、一丁點的錯誤,那都有可能會對百姓造成無謂的傷害,不是麼?」

    「是沒錯......你有照顧百姓的心意我懂,但......」這公孫軒轅看來是個好君主,應是個仁民愛物的好帝王,一定是處理政事鞠躬盡瘁也在所不惜——但他可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那定力可以隨時待在鳥籠般的宮廷裡。

    「不是要您永遠留在人間,只要留到國家安定下來就行了。」公孫軒轅這麼請求道。

    「——國家安定麼......」白澤猶豫了一會兒,終於說:「這樣吧,我把天下所有的妖都告訴你,包括外觀、名字、種類、能力.......任何有關於妖的情報。妖也是動盪不安的根源之一,若是知道了這些,要防範就較為容易了。這當成交換條件,可好?」

    「您說『所有』......有沒有有個確切的數目呢?這天下何其大,全部的妖怪何其多......」公孫軒轅猶疑道。

    「確切的數目當然有。」白澤答:「我是妖族之長,這天下所有的妖都歸我管,這我自然清楚。現在有的,總共是一萬一千五百二十種。」

    「——這麼多啊......」公孫軒轅考慮了許久,最後答應了下來:「好,那就這麼辦吧。來人——」

    侍僕們照吩咐呈上了文房用具,恭敬地站在旁側等著伺候主子。公孫軒轅道:「畫吧,這千千萬萬全部的妖。」

    白澤咽了咽唾沫。嘴上說還好,但實際上要全部畫出來,艱難啊艱難,這是多大的數目啊。

   好吧,既然都是自己開口提出來的,人家也同意了,說到就要做到。白澤下了筆:「呃…...這個我想應該算比較常見的,這是殭屍。就是人大去後的遺體所變成的,常是受到一些會道法的人所操控,他們能控制屍體的活動,越精通道法的人可以使殭屍做出越精細的動作......」

    「那個,請等一下。」公孫軒轅突然打斷他,然後向旁人說:「去找全國最好的畫師來。」然後再轉向他說:「畫畫這種事,還是不勞您親自動手了罷,讓畫工來就行。」

    「......」這人講話頗委婉。他汗顏。

 

     所以情況就變成他口述,畫師照著他說的模樣畫下來。這樣的工程持續了一段時間......

    在這段期間,白澤也看到了人世的變化。公孫軒轅制度了國家制度,令眾多的臣子創制各種技術,如羲和、臾區與常羲研究天文,隸首發明算術,樂官泠倫定音律、發明磬與鐘,史官倉頡與沮誦整理文字,正妻嫘(ㄌㄟˊ)祖發明了養蠶繅(ㄙㄠ)絲的技術、製造了絲綢......一切看起來都步上了軌道。

    明君在世天下平。

 

 

    白駒過隙,這樣一項浩大的工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完成了。

    是日,白澤只請了已經熟識的宮女帶個口信,月黑風高的夜晚就立刻飛回了天國。

    雖說相處了一段時間,不親自道別就這樣離開好像有點無情,但要是跟人類好上了,那以後會很麻煩的——到時候那壽命已盡的人類,重新投胎後,誰也不會記得他白澤這號相處過的人物,萬一如果有了交情,那就會因為不被記得、不被想念而難過吧。所以......還是在有交情之前趕快離開才好。

    ——被配給他的貼身丫鬟星采一開始好像很拘謹,但其實熟了之後也挺活潑的,很可愛呢~還有,那個替公孫軒轅端茶倒水的翠雲長得漂亮,溫溫柔柔的,也很討人喜歡;啊,還有那個畫師,剛開始畫的時候緊張得不得了,可是到後來還會跟他聊東聊西聊到忘記畫畫......

    ......

    白澤猛然回神。

    ——不行,快忘了他們吧,他們都只是人類。

 

    在想著事情的同時,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天國。

    白澤不好好地落在地面上,而是率性地在草地上打了個滾才化成人形站了起來——自由的感覺真好啊!

    白澤撣撣衣服,信步到處亂逛。沒特別要去哪,只是被關久了想自由自在地在外遊蕩一會兒。

    逛沒多久,有人從後面叫住他:「請問您是白澤大人嗎?」

    他轉身:「我是。」

    是兩個陌生的人,一身戎裝,士兵模樣。夜晚雖有明月高掛,但那兩人的面孔洽好因背光而看不清。

    「請您務必跟我們走。」

    「敢問兩位是......?」白澤不解。

    「天庭派我們來請您去一趟。」

    「為何?」更困惑了。他才剛回到天國而已呢,是有什麼急事?

    「走吧。」其中一人站到他身旁,白澤感到一絲不對勁。「等等,可以先告訴我原因嗎?」

    「等您去了就知道。」

    「你們真是天庭來的嗎......?」

    「這是千真萬確的,請您毋須存疑。」另一人握住了他的手臂,說:「天帝有令,請您隨我們到天庭去。」

    「——我有事,改天行麼?」白澤乾笑。抓著他的那兵將沒有表情:「恐怕不成,我們收到的指令是盡快將您帶到。」另一人接道:「時間過得比您想像中的快,望您理解,請跟我們走。」

    「你們究竟在說什麼?起碼也先給個理由吧?」

    「——我們還有得到另一個補充,」另一支手臂也被握住,「若是請不動您,我們可以隨機應變,上面不追究。」

 

To be continued...

------------------------------------

這章拖好——久,真抱歉(跪

卡到期中考啊啊啊啊啊啊(請自行配上餘音嫋嫋的哀怨嚎叫

 

來預告一下,接下去就是鬼燈樣再度登場,還有日本那裡的黃泉世界。感覺更難寫了對日本神話歷史沒研究啊(汗

 

鋪陳的部分到這裡結束,有些小地方作個說明(是說會有人想這麼多嗎......

這篇和上篇的確是黃帝時代,但是在文中我都沒有使用「黃帝」這個稱呼,原因是「黃帝」這個稱呼其實是接近於謚號的。在史記中是這麼寫黃帝的:「有土德之瑞,故號曰黃帝。」(做天子有土這種屬性的祥瑞徵兆,土色黃,故稱之)謚號是人死後才有的,所以當代的人當然不可能這麼稱啊~

 

然後關於有個串起故事進行的支架,是想到虯髯客傳:唐朝時瀰漫著那種「天子是註定好的人選」的氛圍這篇就採用了這種概念,因為我想不出其他可以讓那麼多神明都來幫助黃帝的合理理由了,黃帝根本是開了外掛吧???要不贏都難啊=_=

 

唉這次歷史考了6開頭的好煩好煩好煩="=

錯的題目也不是比別人多就是偏偏都錯到最貴的題目呀啊啊(炸

要是歷史也考神話就好了(已哭

唔下一章換白澤出現的篇幅少了有點提不起勁(喂

被分數打擊完還是繼續熬鬼白療傷好了(飄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冷雨敲窗

薇薇安(鬱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亞麻
  • 看到更新好開心!前陣子忙壞了最近終於有空來留個言XD
    怎麼說呢...總覺得看這文很像在幫我複習中國歷史神話XDD
    很多以前看過卻忘得一乾二淨的東西都邊看邊回憶起來了這感覺真是XDDD
    真的真的!!以前讀涿鹿之戰的時候就覺得這兩邊都外掛開的超嚴重的!!
    不過大大真的考據的很詳細,像是去雷神腿骨做鼓錘等等...我都沒有讀到這麼細呢!!
    現在重新從白澤這個神獸的角度去看這段神話,總覺得別有一種感觸...
    或者應該說,以前沒有從神明的角度去看這段神話,
    想來,不管是妖,神,鬼,怪,對人類來說都沒什麼差別吧,
    或許都只不過是對於不同於己身的一種自我投射,要畏懼要利用還是要崇敬或者要殺戮都端看於那些為"怪力亂神"附諸自我意義的人類,實在複雜又可嘲呢?
    (啊不好意思不小心文藝起來了請無視@@)

    話說就這麼結束了和公孫軒轅的故事了???
    枉我還認為這個敢強留白澤大人的ㄍㄨㄥ很有潛力說......這麼強硬又是實力派然後其實還頗體貼(不戳破白澤畫功)的角色大人您真的確定不替鬼燈大人安排一個強而有力的情敵....?????(呸呸呸不要亂講!!人家是明君啊!!!)
    之後白澤大人到底怎麼了~~~到底是誰要來抓白澤大大啊啊啊~~~
    很期待後面的劇情喔~~~大大考試也要加油!!
    我最近也要考試所以彼此加油吧!(那你還在這閒晃?)

    .......欸話說真的不考慮嗎?我一直都覺得鬼徹這部作品最缺的就是一個足以和鬼白實力外貌相當的男性角色啊所以說情敵安排......(天音:夠了快閉嘴抱歉請無視這白癡吧XDD)←拖走
  • 哈哈,課文是本來就沒有在神話的地方著墨這麼多啦~不是亞麻沒讀那麼細而是課本根本就沒有這種不會考的東西吧!(嗚要是考神話的話就絕對不會考那麼爛了!!
    感覺上人類就是頗自我中心的種族吧。好像有一話就是在講鬼燈年輕時到現世去不小心被抓走了,鬼燈評論那些人類說:『擅自抓來,再擅自祭拜,然後又擅自放走』(忘記原文是怎樣了-_-a......
    大大講得好中肯

    黃帝和白澤嘛...有一瞬間有想到過,但是史料都寫黃帝有14個妻妾了啊(汗
    所以後來就把那個中途冒出來的念頭擱下了
    (不趕快停下那可怕的念頭我怕接下去這文就得標R18了因為實力派的攻好像都是行動派的白澤樣會被吃掉吧?((<-只有妳這樣認為
    如果鬼燈碰到了相互頡頏的情敵,會引發國際性的神明大戰吧XD(白澤表示:我是無辜的......

    啊啊關於情敵的事不用失望的喔,他只是還沒出現而已w
    尚未浮出臺面的情敵:搶親幾章不晚,不是不搶,只是時候未到
    (我才不會說沒讓黃帝當情敵是因為要實力與『容貌』相當的關係呢對大叔沒興趣啊...黃帝好像不是美型
    ((對不起我無藥可救了-ω-

    啊對了!祝考試順利就算不會的也猜對ㄛ~~~

    薇薇安(鬱顰) 於 2015/05/26 13: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