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h

*覺得母湯的人請斟酌xd


「伊澤瑞爾?

要不是瑟雷西叫了一下他的名字,他不知道會石化到什麼時候。

「你……你放手一下,不然我出不來。」

「哦。」

伊澤鑽出一個頭,又再次被抱住。身後的瑟雷西附在他的耳旁,問:「你原諒我了嗎?

「我、我沒生你的氣。」伊澤心猿意馬,言不由衷地說。

「真的嗎?

「真的。」

伊澤能感覺到瑟雷西微涼的呼吸從耳邊移動到他的頸後,不禁打了一個冷顫。瑟雷西似乎察覺到了,問:「怎麼了?

「你在做什麼?

「哄你。」

隨著瑟雷西的話語,伊澤感覺到頸後被冰涼柔軟的事物輕輕摩擦。

瑟雷西貼在自己的脖子上講話。

伊澤內心的一千隻普羅暴動了。

[我應該要把他推開然後罵他變態我怎麼可以害羞這樣太奇怪了我們都是男人可是我不討厭這樣我到底在想什麼啊啊啊啊啊啊!!!]

感覺到了懷中的人一僵,瑟雷西卻沒有放開手,依然雲淡風輕地再問了一次:「怎麼了?

…………

「你不喜歡這樣?」瑟雷西的唇還是貼在他的頸後,還更加猖狂地慢慢遊走著,像是用唇在感受他肌膚的觸感似的,帶起些微麻癢的感覺。

「你做什麼……

「你喜歡。」瑟雷西不理他,卻擅自替他回答了自己的問題,然後回到了他的耳旁,說:「你這裡好燙。」接著含住了他的耳垂。

「瑟雷西……

 

明明可以推開那個在自己身上胡作非為的人,伊澤卻呆呆地做不出反應,任由對方做出更過分的事。瑟雷西扒開了擋在兩人中間的被子,冷涼的手伸入他的衣服內,緩緩地撫摸他熱燙的軀幹。

「你要是不反抗,」瑟雷西喃喃說:「我怕會我會控制不了自己。」

伊澤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出了問題,脫口而出:「沒關係。」

話音方落,上衣就被粗暴地脫去,瑟雷西雙手撐在他兩側,俯視著他,低聲問:「你說什麼?

瑟雷西的長髮垂落在他的視野周圍,讓伊澤有種錯覺,彷彿自己被瑟雷西隔離在一個只有他們兩人的一方天地。伊澤心一橫,閉上眼說:「你做什麼都沒關係。」

接著,他感覺到那微涼的吐納拂在自己的臉上,然後那個柔軟的觸感出現在額頭、眉角、眼皮、鼻樑,最後是嘴唇。

起初極輕,後來力道逐漸加重,伊澤的呼吸開始紊亂。

瑟雷西的舌鑽入他不禁意張開的雙唇之間,掃過齒列,然後與他的舌碰觸,最後交纏在一起。

「呼嗯……

腦袋熱呼呼的,像是要被融化一樣無法思考,但伊澤卻本能似的回應著對方的舉動。

狂亂的吻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兩人分開時還有極細的絲線牽連著。伊澤半睜著眼,默默地看著瑟雷西那雙碧沉的眸子。

「給你最後一次反悔的機會。」瑟雷西低低地說。「要繼續嗎?

……都到這地步了,」伊澤主動伸手環住了瑟雷西的肩,「為什麼不呢?

「伊澤瑞爾……」瑟雷西抱著他的力道變緊了,「這是縱容。」

「沒什麼不好。」

 

衣物盡褪,瑟雷西握住伊澤的男性象徵。最敏感的地方被上下捋動,伊澤的呼吸變得沉重。

瑟雷西看著身下的人面色潮紅,閉著眼,眉頭微皺,緊緊抿著唇,想欺負人的嗜虐慾望不禁被勾了出來,不知不覺加重了手下的力道;當感覺到手中的事物突然一跳一跳的,卻用拇指壓住了頂端。伊澤悶哼一聲,睜開泛著水霧的寶藍雙眼看著他說:「過分……

「忍不住了?」瑟雷西明知故問,反而還用另一隻手揉弄下方的囊袋,惹得伊澤發出一聲嬌喘。但瑟雷西沒有停下來,只是湊向他的臉,說:「我想聽更多。」

……」伊澤撇開臉,嘴唇咬得發白,愣是不甘心被玩弄於股掌間。

「伊澤……」瑟雷西用一種誘惑的聲音說:「不要忍,叫出來。」然後低頭,舔舐伊澤胸前的一點嫣紅。

「唔……

「叫出來,就給你。」

「瑟雷西,」伊澤用手背擋住自己的眼。「饒了我吧……

「你真可愛。」

瑟雷西感受著手中那炙熱的肉柱,薄薄的皮膚下血管賁張,一下一下用力地搏動著,顯然處在爆發邊緣。瑟雷西摩娑著那敏感的小口,很滿意的感覺到伊澤的身體開始顫抖。

「給我……」伊澤的聲音帶上了哭腔。

「也不是不可以。」瑟雷西將自己脹得隱隱發疼的男根與伊澤的圈握在一起,套弄了幾下伊澤就顫抖著射了出來。

……」伊澤羞紅了臉,尤喘著氣。瑟雷西分開伊澤的雙腿,指尖勾起一絲白濁,探向他身後的密穴。

「你、你要做什麼……」伊澤發現了他的意圖,露出一個有點害怕的眼神。

「你說呢?

瑟雷西吻上伊澤的唇,帶著安撫意味地輕輕摩擦,不似第一次那樣侵略。瑟雷西看著伊澤瀰漫著水氣的眼:「會怕?

伊澤遲疑了一下,但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忍一下。」然後瑟雷西就探入了一個指節。

「嗯……

一根、兩根、三根手指。

伊澤不住的呻吟,聲音隱沒在纏綿的吻中模糊不清。

然後,伊澤感覺到了比手指還粗的事物抵在了自己的穴口。在沒安全感的一刻,伊澤將雙腿纏上了瑟雷西的腰,讓自己可以更加貼近對方,用細若蚊蚋的聲音說:「你要輕一點喔。」

「好。」

瑟雷西腰一沉,伊澤還是發出了一聲哀鳴。

 

好吧,果然說什麼輕一點是不可能的。

瑟雷西撫摸著伊澤的身軀,輕聲說:「抱歉……

……等等習慣就好了。」

瑟雷西伸手在兩人相連處摸了一把,手觸之處溫熱黏滑。瑟雷西眉頭一皺:「結果還是流血了。」

「還不是你……」伊澤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地說。

「是嗎。」瑟雷西摸摸伊澤的頭,說:「我還想是你太緊了。」

「瑟雷西!!」伊澤的臉紅得彷彿一掐就會滴出血似的。

「嗯?

「你都欺負我……

「沒辦法,我控制不了。」伊澤的控訴在他的耳裡聽起來就像是撒嬌一樣,瑟雷西含住伊澤的耳垂,細細舔咬。

「過分。」

「你這麼有精神,應該已經習慣了吧?

不等伊澤回答,瑟雷西小小抽動了一下,得到的回應是伊澤變了調的痛呼。

「嗯啊……!

「我是很過分沒錯。」瑟雷西喃喃道,彷彿自言自語,一挺腰將自己深深埋入對方體內。

「嗚……

瑟雷西吻去伊澤眼角的淚水,說:「不哭。」

「我、我才沒有。」

「嘴硬。」

 

看著身下的人楚楚可憐的模樣,瑟雷西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想把他弄哭,看他因為自己而流淚的樣子;但當他真的哭了的時候,又想安慰他,希望他別哭了。

想狠狠欺負他,就可以看他生氣的樣子,覺得很有趣。

 

這是從來都沒有過的感覺。

 

「還是很痛嗎?」兩人一動都不動,過了一陣子,瑟雷西才這麼問。

……好像……比較不痛了……」伊澤小聲地說。

「會痛要說。」

然後,兩人都放任了自己最原始的本能。

一切都好像是如此理所當然。

心裡各種矜持與想不透的念頭都被擺到了一邊去,只剩軀體上的快感。

 

――要是靈魂有實體,大概也是這種溫度吧?

瑟雷西不禁這麼想。緊緻、溫暖、柔軟……令人捨不得離開,令人無法自拔地不斷索求著;還有那種緊密貼在一起的感覺,從來沒有跟誰如此親密過……

*

當這場性事結束後,伊澤幾乎已經半昏過去了。

不只臉頰,連白淨的身軀也泛著情潮的粉紅,下身一片狼藉。

瑟雷西將額頭貼上伊澤的,兩人的喘息便交織在一起。

瑟雷西靜靜抱著伊澤,感受著對方胸腔內趨於緩和的心跳。不知是還沉浸在高潮的餘韻中還是已經累得睡著了,當瑟雷西輕輕起身時伊澤都沒有別的動作。

 

[今天是不是做得有點過火了……]

瑟雷西拿毛巾擦拭伊澤汗濕的身體時忍不住有點愧疚地想。

大致清理完畢,瑟雷西沒有回到客廳,而是回到伊澤的房間,再度將自己曾進入過的溫暖軀體擁入懷中。

一夜無話。

 

To be continued


對h苦手(攤

還狂爬了很多色色的bl來看

磨了老半天結果也才這點篇幅,有點短r

每次對於分章節都感到很困擾,再多好像太長,但是這樣好像有點短@@

最後可以說是隨便帶過了(喂妳!

總之,先上再說,色雷西一言不合就開啪www

男票超壞,一直說為什麼我看到一個男的去督另一個男的會興奮

不知道,但我就是喜歡看一個男的去督另一個男的wwww

文章標籤

薇薇安(鬱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