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段子  *嚴重OOC   *好像有點鳳白?  *鬼燈出現的篇幅反而超少

可接受請進

----以下正文----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綿延的粉色幾乎讓人懷疑是否會這樣一路漫上天際。

    桃林安靜,卻不死寂,桃花深濃處傳來了女子與男子嘻笑的聲音。

    男子只有一個,女子倒是有四、五人,在一片幾近將人淹沒的粉紅中,無法準確地看出女性暖色衣裳與花朵之間的輪廓。男子一身白,很容易一眼就看見。

    一小群人笑笑鬧鬧,在桃林裡玩耍,女子們身上胭脂水粉的香味混合著花香,令人迷醉。

    突然,一隻五彩斑斕的鳥兒闖入了人們的視野之中。

    睍睆奇鳥,人皆異之——除了白衣男子,其他女性對著這只突然出現的鳥兒發出各種讚嘆。鳥兒並不怕人,停在較低矮的枝頭上,像是在讓人欣賞。甚至,有比較大膽的女孩伸手觸碰,鳥兒也不閃躲。一群女子更開心了,笑著圍住那只鳥兒,爭相撫摸。

    唯獨那白衣男子面露不悅,彎月細眉微微蹙起。

*

    「你什麼意思啊?」向那群女子道別後,看上去溫文儒雅的白衣男子立刻變了臉,語氣不善地對那只鳥兒說。「你一定要挑在我和女孩子玩的時候來壞事就對了?」

    鳥兒開口說了人話:「是又怎樣?」也是和剛才那種溫順的模樣相反,一句話充滿了挑釁的味道。白衣男子說:「不過就是顏色比較多的雞,鳳凰是哪裡稀奇了。」

    鳥兒搖身一變,成了一個頭髮蜷曲、臉上有著紅色妝紋的孩童,但手上卻突兀地拄著一隻柺杖。「那你呢?長了六隻犄角的白豬嗎?」

    「喂喂!不要連你都這樣叫好不好!」白澤指著鳳凰的鼻子叫道。如果有旁人經過,一定會以為有人在以大欺小。

    「我倒是聽說只有一個人、不,只有一個鬼會這樣叫你吶。」鳳凰說。視線由下往上盯著高他不知道幾公分的人型白澤,後者頓了一下:「那又怎樣?」

    「你是不是跟他在一起啊?」

    「......」

    「哦,看來小道消息是真的。」鳳凰歪著頭道。「唉呀~看你遊戲花叢這麼久都沒定下來,原來其實骨子裡喜歡的是男人,我和麒麟都誤會你了呢。」

    「你跑來只是要問這個而已?」

    「是~啊~」鳳凰聳聳肩。「剛好閒著沒事,就來了。我好奇嘛,沒想到居然是真的。」

    「......怎樣?有意見嗎?」

    「不不不,我一點意見也沒有,那個日本地獄的輔佐官先生是在庇蔭眾女孩的貞節呀。」

    白澤抽了抽眉角:「不要把我說的像個色狼,那都是你情我願的,我可是絕對不會硬來。」

    「嘖嘖,都有對象了還不收歛點。」鳳凰披著小孩的外表,老成地搖頭:「當心被你家輔佐官修理。」

    「哼,他再有天大的本事也管不了我。那是我的自由。」

    「沒準哪天他就找個項圈把你栓了,哪有人都有了眷侶還這樣放蕩的?」

    白澤對著鳳凰吐舌:「你不要忌妒別人了,看你單身多久了,你是羨慕吧~你也去找個伴啊~而且,我才不信那麼久你們兩個老頭都完全沒開葷過,就沒那種需求嗎?小心憋久了會憋壞的哦~」

    鳳凰沒什麼反應,只是淡淡地說:「我還有一件事滿好奇的。」

    「你想轉移話題嗎?」白澤慧黠一笑:「如果你想要找女孩子,兄弟我幫你介紹,別說我對你不好~」

    「不用了謝謝,我很愛惜羽毛的。」

    「啊啊~也對呢,沒人會對小朋友有興趣的,你去花街會被姐姐們請出來的吧。」

    「是沒人對小孩有興趣。」鳳凰笑笑。「比起聊這個,我比較想驗證某件事。」

    「噢對哦,你說你好奇什麼?」白澤倒是也沒有繼續嘻皮笑臉。「又看到什麼新奇的草藥了嗎?」

    「不是耶。」鳳凰的笑看起來有些詭異,然後他又冒出青煙——

    「——怎麼,你是想通了,覺得頂著小孩的皮有些事不方便做嗎?」白澤看著眼前的年輕男子笑道:「現在一起去嗎~?看不出來你也挺性急的呢,人家一提馬上就換了個樣。」

    「才不呢。」變成成人模樣的鳳凰說。外表變了,連聲音都變成成熟的男音。「只是這個樣子方便我做實驗。」

    「你到底是想做什麼呀?」白澤挑眉。「都不說的,做哪方面的實驗?小孩不能做的?」

    「你有興趣的話正合我意。」鳳凰又笑笑,丹鳳眼微微瞇起,長而翹的睫毛眨了一下。

    「你又不說,我怎麼跟你一起。」白澤道。

    「當小孩久了,這個高度有點不習慣呢。」鳳凰牛頭不對馬嘴地說。

    「你還比我矮呢。」白澤比了比,下了結論。不過,說矮也沒矮多少,鳳凰的身高也至少到他的眼睛左右。

    「比你矮也不礙事。」

    「你到底想做什麼啦?連身高還這麼講究?」

    鳳凰跟他站得近了一點,直視著他的雙眼問:「吶白澤......告訴我,為什麼你喜歡他好不好?我好奇。」

    「——怎麼突然問這個?」他摸不著頭緒問道,鳳凰只是自顧自地說:「你不用管......告訴我嘛。」

    鳳凰跟他更近了,一雙大大的、漂亮的丹鳳眼盯著他看。

    「鳳凰......你會不會覺得也點......擠?」白澤頓了一下才這麼說。鳳凰說:「不會啊,怎麼會擠?這裡不是只有我們兩個而已嗎?你跟我講,我不會告訴別人的。」白澤後退一步:「你什麼時候這麼關心我了?你想幹嘛?」

    「就說只是好奇了嘛。」鳳凰握住他的前臂,又貼到他身前:「我只是好奇,明明就喜歡女人喜歡到無可救藥的你,怎麼會突然喜歡上男人了?實在太有趣了......」

    一棵桃樹擋住了他的去路。「你管我。」

    「總有個特別的原因吧?因為鬼燈不是一直都跟你不和嗎?怎麼會和他在一起?太令人匪夷所思了。」鳳凰和他離得很近,近到他都可以隱約感覺到鳳凰的氣息吹在他領口的肌膚上,他終於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

    「鳳凰......你退後一點好嗎?講個話有必要這麼近嗎?」

    「不......我就想這樣,久久才見老朋友一次,有什麼關係?」鳳凰輕輕捏住他的下巴,像在端視他。「來看看老朋友過得好不好。」

    「你到底在做什麼?」他撇開頭。他並未不悅,只是當鳳凰跟他鬧著玩的,他好笑地說:「你今天吃錯藥啦?需要我另外開一帖新的給你嗎?」

    「不用,你只需要回答我就好了。」鳳凰一隻手撐在他身後的桃樹上,另一手把他的臉轉回來,說。「為什麼突然喜歡上男人呢?你不是說你喜歡香香軟軟的女孩子嗎?」

    「......你幹嘛一直問這個啦。」

    「說過很多次了,好奇。」鳳凰居然摸上他的臉,他小力地撥掉鳳凰的手道:「你發燒了嗎?怎麼變得這麼奇怪?」

    「沒有......我沒生病,我很正常。」鳳凰說著,一隻腳卡到他兩腳之間的空隙,他一驚:「喂,你現在神智是清醒的嗎?」

    「很清醒啊~」鳳凰說,然後慢慢傾身往他身上壓。

    「——鳳凰!」

    「怎樣?抱抱老朋友不行嗎?」鳳凰環著他,手指卻在他背上畫著圈。

    這實在太奇怪了!

    「你到底想怎樣?!」

    「想怎樣?你不是要很清楚才對嗎?」鳳凰的手開始緩緩地往下滑。「就算是跟男人你也很清楚不是嗎?」

    「你夠了,你是想來羞辱我的是不是?!」他終於面露慍色推開了鳳凰。「虧我們當朋友那麼久了,你竟然是這種人!我就是喜歡他,他是男的又怎樣?!」

    「嗯......你真的很喜歡他呢。」

    「對!不行嗎!」

    鳳凰垂著頭:「唉呀......我知道了。」

    「知道什麼?」他冷冷地說。「如果你道歉,我可以當作沒發生過。你該不會是認為我只是女人玩膩了換男的吧?我是真心的。」

    「噗......哈哈哈!」鳳凰突然爆出大笑,笑得腰都彎下來了:「你、你居然會認為我會那樣想?才不會呢那可是你自己想太多!哈哈哈......太好玩了,你居然會這麼生氣......好啦好啦,我會道歉的,是我不對,對不起啦白澤~你別生氣啦我沒有惡意的——」

    「......嗄?」他看著笑到眼淚都流出來的鳳凰,半晌才發出了一個呆滯的單音。鳳凰笑到差點喘不過氣了,好不容易才停下來:「我只是好奇你是上面的還是下面的而已......看來你是後者啊——」

    「怎樣啦!!果然說沒有惡意是騙人的吧?!」

    「不不不,我是說真的,純粹好奇。」鳳凰連忙擺擺手說:「這種問題難道直接問嗎?多害羞啊~」

    他頭上冒出三條線:「難道直接試試看有比較好嗎?都認識那麼久了,就算你直接問了我也不會怎樣。」

    「哦,真的嗎?還是不行啦你不害羞可是我會。」

    「......我看你剛才完全不會害羞啊。」

    「哎,你不知道我常上節目,雖然主要是占卜但偶爾演戲也是有的嘛,我入戲的很快吧~怎樣,有沒有被我電到~?」鳳凰對他拋了個媚眼。

    「......」他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這麼崩毀的鳳凰,難得啊難得。

    「好了!我的實驗就這樣!」鳳凰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白澤我跟你賠不是,我只是想鬧鬧你,別放在小上。我沒有要歧視的意思,時代在變,現在是很開放的社會嘛是不是~我也不是老古板啊~~你找到真心喜歡的人我們也高興嘛,看你會不會被矯正好糟糕的惡習。」

    「——我看你只有最後面那句是重點吧?」

    「我可是真心祝福你們好不好。」鳳凰呵呵笑,手臂搭在白澤的肩膀上說:「只是啊如果你這次要分手的話可不比以前噢,那會攸關生命安全的吧~」

    「你別烏鴉嘴!當心我詛咒你得禽流感!」白澤用手肘撞了鳳凰一下。

    「呦~你敢嗎?我也可以詛咒你得口蹄疫的呦?」

    「你當誰是豬?!」白澤又怒了。

    「誰應我誰就是囉~反正你不是都一直被鬼燈那樣叫嗎~」

    白澤原本要巴他,但鳳凰眨眼間又換回原形,拍著翅膀在白澤頭頂上繞:「呦呦呦,果然那是只有愛人才可以那樣叫的吧?好甜蜜哦甜死我了。」

    「你再多嘴看我把你介紹給鬼燈認識。」白澤突然淡淡地說:「然後,告訴他我被一個認識幾千萬年的朋友調戲了。」

    「唉呦,好可怕。」他飛得更高:「好啦~沒事我要走了。」

    「誒,不去我店裡喝杯茶嗎?」

    「不了,」鳳凰答道:「我來找你時是先去極樂滿月的,桃太郎說你跟女孩子來這裡散步我才來的,那個時候你家鬼燈在店裡喔,我不曉得他還在不在那裡,我怎麼知道你等等會不會告狀~還是下次吧,看人家放閃什麼的我會不習慣。」

    「......噢,那好吧。」不,鬼燈知道他出去是跟女孩子待在一起的!

    「你自求多福了,先告辭了。」鳳凰拍著翅膀,往桃林外飛去。

    「......慢走不送。」他喃喃道。

 

    (愛人嗎......)

    白澤一人在桃林中往回走。

    (真不像我呢......居然生氣了呢......)

*

    「嗚噗!」

    「我等你很久了淫獸。」

    他回到店裡,一開門就被飛來的不明物體砸中,伴隨著一個冰冷的聲音這麼說。

    「你如果有事找我可以先說啊我就不會出去了,不要動粗行不行!」他拔下臉上的狼牙棒,捂著流血的鼻子大叫。鬼燈冷冷地說:「因為聽說你剛才出門是去找女人去了,所以一看到你身體就自動展開攻擊了。」

    「反射的功能不是這樣的吧!!」他把狼牙棒扔給鬼燈。

    「……我是不是下手太重了,白豬你沒事吧?」

    「——為什麼問?」怎麼今天每個人都變得那麼反常?

    「因為你被打了可是我看到你在偷笑。」

    「啊啊……」自己都沒察覺呢……「沒什麼,只是碰巧想到別的事而已。」

    ——愛人嘛,對他們來說相愛相殺才是常態,鳳凰說的甜蜜,在他們身上果然還是只會以這種型態來表現。

    打是情,罵是愛,還真甜死人了。

    「……完了,難道我真的把白豬打壞了嗎?」鬼燈低聲問桃太郎,後者看著兀自傻笑的自家上司答道:「不會啦,白澤大人是神獸啊。」

    「——嘛,那就只是被虐傾向又發作了吧。」鬼燈晃了晃愛用的鐵棒,「負負得正,也許在來一次就會恢復正常了。」

    「啊,我有事要忙,先出去一下。」桃太郎眼明手快地逃離了現場。

    (希望別又把店給拆了呀……)

 

 

Fine

 

後記:

 

每次都為取名子感到困擾,這次直接抓詩經的題目來用呢(茶

 

好喜歡詩經> <

 

這篇寫超快,從挖坑到填完好像2個小時內解決 (寫的好隨便

 

老話一句我還是覺得要再修一下才行(遠目

 

大家都知道<桃夭>的內容其實是在賀出嫁www所以……呵呵呵這是一種妄想祝福(夠了妳

 

要是可以兩位可以結婚就好了<3 糟糕不小心把真心話說出來了

 

 

 

談談內容吧(坐

 

不知道怎麼搞的突然想到鳳凰,大概是因為我剛好在讀詩經植物圖鑑吧? 關連到底在哪裡…

 

好想看成人版的鳳凰~應該也會長得很好看吧www

 

原本有考慮乾脆一不做二不休讓鳳凰把白澤的衣服給扒掉…之類的(喂!

 

但那可能會嚇到人自己所以後來做罷(攤

 

總之,希望這篇沒傷眼,感謝包容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冷雨敲窗

薇薇安(鬱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