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兆麻並不是晏起,而是毘沙門太淺眠了。她醒的時候東方才露出微微的魚肚白,天空尚為淡淡的紫羅蘭色。毘沙門將視線從窗外挪回那張睡顏,陷入沉思。

    她確實是將兆麻的話聽進去了。前夜就寢後她想了很久。

    一定得振作起來,先不論最強武神的頭銜,為了兆麻,她不會再沉淪了。如今只有這倖存的一個神器兆麻,無論如何是絕對不能讓他失望的。

    ......而且,他是兆麻啊......

    如今陪著她、保護著她、鼓勵她的兆麻......

    兆麻作為神器,常被說不知道能做什麼——因為他就只是一支小小的釘子,而且還是穿在耳上的,為此道司時不時就會說刺穿主人身體是不吉的,這種神器不用也罷,收了不只無用還可能招致禍害。她並不這麼認為。她覺得神器就是神器,不是無用,只是能力還沒有機會可以讓他表現而已。每個死靈成為的神器都不同,不管是神明或是死靈本身,在被神明呼喚之前都不會知道究竟會成為什麼物品。神器的型態可以是武器,或是動物,乃至日常用品;另,同一死靈在不同神明召喚之下也會是不同的物品。沒有任何人——死靈——或是神明知曉箇中原理。她也想過興許是各人個性不同所致,但如果是武器或動物還好說,服飾也尚可想出個關聯,但像是變成鍋碗瓢盆等器物很難讓人想出比較合理的解釋。

    該怎麼說呢......她絕對是不想冷落任何一個神器的,但是有些物品真的很少會用到,那些神器成為的物品甚至讓人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思及此,毘沙門就想嘆氣。就算她是將死靈收為神器的神明,她也不能決定該死靈成為什麼物品。老實說,兆麻成為的釘子一開始也是被她歸類為用途不明的神器。穿在耳上甚至不會被注意到,似乎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

    然,如今兆麻已是她最重要、絕對不能失去的唯一一個神器。

 

    毘沙門輕手輕腳地離開房間,走到後院小池邊,掬起清水打濕臉。瞬間的冰冷讓人清醒過來,毘沙門抹抹臉,信步在這荒蕪的寺院內,盤算著未來該如何面對。

    身為一個武神,只剩下一個非武器的神器,說不要再收別的神器,那是不可能的——失去神器輔助的神明,能力也無法好好發揮,今後遇上死靈還是得收的。而且現在只有他們兩個人,她身體還沒恢復到最佳狀態,又沒有武器型神器在手,等於是只靠兆麻一人在保護兩人的周全,這不是長久之計。

    另外,這裡只是他們在現世暫時的棲身之所,她終究是得回高天原去的,去面對那殘破不堪的家......

    毘沙門的臉色不禁又凝重起來。

    不曉得那個禍津神是否已經離開了那片土地,她絕對不能讓他再奪走兆麻了。

    要是找其他神明搬救兵會把別人牽連進來,而且這等神器全滅的事也不好張揚......

    若是先多收幾個神器再一起回去或許安全些,但新收的神器對於自身能力的能力並不熟悉,在戰鬥中傷亡的風險也很高......

    毘沙門後來還是否決了這個想法。她絕對是無法再承受失去神器的痛苦了。

    ——那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突然,有什麼東西碰到了她的肩,她嚇了一跳,猛然轉身看到的卻是雙手在半空拎著一件外褂的兆麻。

    「呃,對不起,嚇到妳了,我應該先叫妳的。」

    毘沙門舒了一口氣,「沒事,我剛好在想事情才沒聽到腳步聲的。」

    「下次我會注意的。」兆麻微笑著將外褂披上她的肩。「妳穿得太單薄了。」

    「——你在笑什麼?」她問。因為兆麻這種發自內心的微笑她很久沒見到了。可是兆麻卻立刻恢復了平常的表情說:「沒有笑什麼。」

    「騙人,我明明就看到了。」毘沙門挑眉。

    「——講了怕妳不高興。」

    講是這樣講,但兆麻臉上出現了淡淡的笑意。

    「不會。你說。」

    「妳剛才嚇到的時候,樣子好像貓......或其他某種貓科動物什麼的,很少見。」

    「——是你嚇到我的,幸災樂禍。」

    「看吧。」兆麻還是笑。

    毘沙門在內心炸毛了。

    ——不,要維持形象,這沒什麼,深呼吸深呼吸。

 

    「那妳剛才在想什麼?這麼認真。」兆麻稍微正經了點,毘沙門鬆了一口氣,答道:「我在想,我們還是得回去的。」

    「高天原?」

    「嗯。」毘沙門頓了一下,「不知道那個禍津神會不會還在那裡......」

    「......我覺得應該是不會。」兆麻慢慢地說,「畢竟,那裡什麼都不剩了,他沒必要留在那裡。」

    「可是,他之前也無緣無故出現,把大家......萬一他守在那裡等我們回去呢?我不知道為什麼他要這樣針對我們......」她低聲說:「我只剩下你了,你懂嗎?」

    「......是,我知道。」

    「所以我很猶豫......」毘沙門看著兆麻,「你覺得應該怎麼辦?」

    「我們什麼時候動身?」

    「就今天吧,這樣拖下去也不是辦法。」

    兆麻沉吟後說:「可能我們不要直接回去。我們先到有點距離的地方再慢慢靠近,觀察一下狀況。」

    「也好。」毘沙門點點頭。「我不是想向那個禍津神示弱,只是我現在沒有那個能力。之後我一定會給大家報仇,讓那個禍津神付出代價。」

    兆麻不語,一會兒才說:「毘娜終於要回到以前的樣子了。」毘沙門微微一笑,「你以後可要做更多事了,之後你就是我的道司了。」

    「咦?!」兆麻一驚。毘沙門很自然地道:「有什麼好奇怪的,現在就只有你一個人啦......你當然就是我的道標了。」

    「是、是這樣嗎......」

    「好啦就這樣決定了。」毘沙門拍拍兆麻的肩,「之後會很多事要忙哦,幫助我吧。」

    兆麻呆了呆,才說:「那是一定的。」

    「那麼驚訝嗎?我當然不是因為只剩下你所以才決定你是道標的,我覺得你很適合啊。」

    「可是那是因為現在妳無從比較才會這樣覺得吧......?我只是一隻釘子......」

    「不要小看自己,沒有信心是不能當個稱職神器的,道標先生。」毘沙門笑盈盈道:「我們先不談這個。反正今天都要回去高天原了,你帶我出去逛一逛吧?」

    「妳的確很久沒有出去了......」

    「對啊,每次出去都是在打打殺殺。」毘沙門道:「今天就悠閒一下,回去後開工。」

    「呵…...那準備一下就出去吧。」

*

    兆麻帶毘沙門到一處離他們最近、他買東西的小村落。雖然說是距離他們最近的村落,但一段路後他們才抵達,正好趕上早上人聲鼎沸的早市。村落不大,但是早上的市集是村人主要的採購場所,人多的就像整個村子裡的居民都聚集過來似的。有帶著小孩的婦女,吆喝推銷的攤販,不時還有貓貓狗狗穿梭,駢肩擦踵,熱鬧非常。雖然沒有像小孩子一樣興奮地到處跑,但買了飯糰填飽肚子後精神頗好的毘沙門看到感興趣的東西很快就被吸引,在同一個攤位上都沒有逗留太久。攤位上各式菜蔬水果也讓毘沙門感到新鮮,畢竟平常她是不可能親自去買菜弄吃食的,就算沒有要買,她依舊是逛的津津有味,兆麻笑著跟著她在各個攤販前走走停停。

    「我覺得逛市場也挺好玩的~」毘沙門混在一堆挑著菜的婆婆媽媽之間對兆麻說。

    「哈哈,那是妳之前都沒來過這種地方才覺得新鮮吧。」兆麻笑道:「要是得每天來,回家還要洗洗切切燒飯煮湯,大概就不好玩了。」

    「我也不想當大小姐的。」毘沙門嘟起不點自絳的櫻色粉唇,「可是平常都在到處巡邏,在外面打妖怪,回去後也有別的事要忙,沒那個精力再進廚房了。不然要是可以的話,我也想為大家下廚!」

    「只要有心就一定辦得到。」兆麻笑答。毘沙門看上去興致高昂,他也感到輕鬆了點。

    「兆麻,你看好多人都往那裡聚集,我們也去看看吧。」毘沙門指著某一處說,語畢就跟著人潮移動。人很多,大家推推搡搡,兆麻一不小心就被擠開毘沙門身邊,他連忙道:「毘娜!妳等等......」

    「快過來呀。」毘沙門聞言又折回來,抓住他的手後才繼續往前走。「太慢就擠不到前面了~」

    「啊,噢,好的......」

    ——毘沙門牽了自己的手!

    兆麻覺得暈乎乎的,覺得就算他突然就地被妖怪吃掉他也沒有遺憾了。

 

    他們靠近到人群的中心。原來是來自市區的小販,拖車帶了當地沒有的貨品來叫賣,大部分是手鐲、項鍊等首飾,還有胭脂水粉這些深受女孩子家歡迎的東西和其他零碎新奇小玩意兒。毘沙門也不例外,拖著兆麻也擠入了少女少婦堆中。

    看來就算是武神也對這些東西沒抵抗力......

    「欸兆麻,你看這個好漂亮。」毘沙門拿起了一隻髮簪。簪子主體是深色木頭刻成,簪頭是花布一簇摺成縫製的小花,從簪頭垂綴而下的三串花瓣流蘇還有漸層的顏色變化,很是精緻。

    「嗯,是啊。」

    「唔......之前好像都沒有過這種款式的髮簪呢......」毘沙門輕輕撫過那些做工細緻的花朵。畢竟之前身上的配件大多也是神衣的一部分,雖然整套搭在一起很好看,但也是失去了搭配服飾的樂趣。

    兆麻看毘沙門似乎很喜歡,在她依依不捨地將簪子放回去之前說:「這麼喜歡,就買下來吧。買我們目前沒有金錢方面的問題,分社還有錢的。」

    「真的?」

    「是的,不用擔心。」兆麻點頭,然後喚了老闆。人多嘈雜,他們彼岸之人存在感又低,兆麻叫了好幾次老闆才聽到。

    「客人好眼光!做這簪子可費時了,每次做的也就幾支而已,今天是你們夠早才搶的到呢!」在老闆為自己的商品劈哩啪啦美言完後,兆麻問價正準備掏錢,恰巧老闆娘拿東西看到這裡,瞧見他們就說:「小倆口好般配,男的俊女的美,之前怎麼都沒注意到呀~」

    「呃、其實我們......」兆麻的臉唰地紅了,這才發現毘沙門不知道什麼時候和自己是挽著手的。毘沙門似乎對老闆娘的第一句話不以為意,還微笑著回道:「哪裡。我們原本就不是本地人了。你們的東西做得好美。」

    「呵呵~小姐長得漂亮嘴也甜呢,漂亮的東西配漂亮的臉蛋,今天大姐給你們算便宜一點啦!」

    於是,他們不只以原來八成的價格買下這只簪子,老闆娘還熱心地替毘沙門挽上。毘沙門喜孜孜地又和兆麻離開市集在村中晃了一圈,一路上毘沙門都是心情很好的樣子。

    他們在路邊一個有著水井、擺著椅子的亭下稍作休息。

    ——要是毘沙門以後都可以像這樣開開心心的就好了......

    正當兆麻才這麼想,毘沙門就說:「兆麻,我們是不是差不多該走了?」

    「——是啊。」出來也有段時間了。

    「果然快樂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啊。」

    聞言,兆麻心下一動,問:「毘娜......覺得快樂?」

    「呵…...雖然你可能覺得沒什麼,但對我來說這是難得的悠閒呢。」毘沙門不會大笑,但是淡淡的微笑十分真誠:「就只有兩個人,不是戰鬥的狀態,單純出來晃晃而已。」然後加上一句:「而且和兆麻待在一起讓人覺得很安心。」

    「是、是嗎......」兆麻不好意思地低下頭。老闆娘說的話又浮現出來。

    「......我絕對不能連你都失去......」毘沙門卻這麼輕聲說,將頭靠上他的肩。

    「......」兆麻的心喀噔一跳,猶豫了一下,他才輕輕地伸手環住毘沙門的肩膀,說:「我一定不會離開毘娜的。」

    「——你說過的......」

    「?」

    「你這只穿在我身上的釘子代表的意思。」

    毘沙門轉過頭,直直望著他的雙眼:「絕對不離開我,並侍奉著我......你會做到的,對吧?」

    兆麻一愣,隨後笑道:「這麼久的事妳都還記得......當時可不是開玩笑,我是很認真在說的。」

    「我現在也很認真在問你。我以後是要報仇的,不管怎樣你都不能死。答應我。」到最後那已是命令的語氣。

    「我答應妳......」

 

    我當然會信守承諾,否則我要怎麼守護妳呢,我的女神......

 

    毘沙門站了起來,「我們回高天原去吧。」

    「是。」

To be continued...

------------------------

天啊,看了一下上一章才發現已經快要一年了orz

而且上一章還很短......

能在開學前更新這篇真是太好了(汗

開學後這裡大概要繼續長草啦

接下去應該就能寫到兩位的同居(?)生活了吧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冷雨敲窗

薇薇安(鬱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惜真
  • 原、來、妳:更、新、的、是、流、浪、神、差!!!大陸那裡叫野良神的樣子(之前廉大也有推),出動畫時剛好是接近學測我看了3集而已,想看漫畫ლ(´ `ლ)
  • 我也想把動畫補完的說...但好多事還沒做

    薇薇安(鬱顰) 於 2016/02/16 22:23 回覆

  • 神差好好看♥
  • 超好看的啊啊啊啊啊啊
    聽到你說的之後的同居生活更期待了>////<
    兆麻帥帥 (尤其是不戴眼鏡

    等候更新~
  • 謝謝喜歡> <
    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繼續填坑(汗
    升大學的暑假是很長但是事情活動也好多orz
    同居www希望腦洞可以多一點ww

    薇薇安(鬱顰) 於 2016/07/24 11:06 回覆

  • 神差好好看♥
  • 可以的啦哈哈哈 升大學的暑假很閒(?
    我是下屆的學測生ˊ ˋ
    一個完全不閒的暑假
    (但是現在滿心都是神差xD 突然覺得找兆麻當老公也不錯www
  • 同學表衝動,書要好好唸( ° ロ ° ; ノ)ノ
    升大學的暑假閒不閒很快妳就會知道了(σˋ▽ˊ)σ

    薇薇安(鬱顰) 於 2016/07/26 10:03 回覆

  • 神差好好看♥
  • 好喔~ 我知道了!
  • 加油加油>u<

    薇薇安(鬱顰) 於 2016/07/28 16: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