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4.29更新

    ˙楔子

    我叫張守賢,今年十八歲,高三。

        我覺得這個世界上能讓我感興趣的事物,真是少之又少。紛紛擾擾,令人眼花繚亂,一切都是那麼快速,資訊爆炸的時代。我時常掛網,一開始是著迷於那脫離現實、進入另一個世界的感覺,但後來,我才瞭解到不管哪裡都一樣,逃不掉的。也不知道將來該做什麼。我唯一真正能稱的上興趣的,就只有寫東西而已,可是我父母覺得單靠爬格子要養活自己太困難,他們並不支持我當作家,因為不管是我父親還是母親那邊都是法學世家。他們希望我能繼承衣缽。噢,所以「我不知道將來該作什麼」這句話是錯的,我以後得考進一流的法學院,當個律師什麼的。

 

        可笑至極。

        我真心覺得他們都不該待在司法界,他們都該去當演員才對。我知道他們感情不睦,但是就算有爭執,他們在我面前也會演著相愛彼此的戲碼,在對方面前扮演著好丈夫好妻子的角色。他們都演得很好,好到彼此都沒發現那不過只是為了美滿婚姻這假象而戴上的面具,都沒有發現對方好老公好老婆面具下的真面目,還有對方後台那醜陋的偷腥事實。

        不過,也許是我自己對他們抱持的想法太過苛刻了。他們一點都不相愛,他們不過是兩個法學世家聯姻下的悲劇丑角。在相親之前,他們應該也是算過對方身家財產、計畫過買什麼保險才能在配偶死亡時得到最多錢,在經過無數的計算後,雙方才答應了這場婚事。我不該這麼苛刻的,我不該去猜想那背後有多少不滿,又或是有多少心甘情願。

        但是在這個真真假假的世界裡,單單我父母倆的這點破事又何足掛齒?他們在法庭上看的可多了去,說也說不完。或許他們就是看多了別人家裡的事,才反而忽略了自己的枕邊人也差不多如此。

        真是可笑。可笑至極。

 

         我腦袋裡常常有停不下來的幻想,源源不絕。那可以讓我覺得自己彷彿暫時脫離了這虛偽的世界。我什麼都寫,親情愛情友情、寫實奇幻清新獵奇.......什麼樣的題材我都寫的出來。不是我自誇,我的作文因此還不差,這也是為什麼我父母不禁止我寫這些東西的原因;不過嚴格來說,他們不知道我都在寫些什麼,自然也不知道該禁止我什麼;而我也沒有要讓他們看的意思,這樣對我們都好。因為我喜歡以身邊的人來作我故事中的角色,額外創角太麻煩了;不只是以他們作角色,我還喜歡把他們的事寫進故事裡,當然我父母也不例外。所以,要是他們看到了我寫他們的故事,那可能會引起家庭風波。

1

        『他不解,他真的無法理解,她對自己究竟是有著什麼樣的執著。他似乎在生活中的各個角落,都會在眼角餘光中捕捉到她縹緲的人影。這樣的日子,逼得他幾近崩潰……』

        「......賢。」

        『「妳為什麼要一直纏著我?」無人的暗巷,森冷冷的水銀燈一閃一閃的,慘白的燈光忽明忽滅。他頹喪地靠著牆,身子慢慢無力地滑落。他蹲在路旁抱住頭,一次又一次地喃喃著,「妳走開,我沒有對不起妳,滾開……妳滾……」……』

        「張守賢!!」

        「啊......抱歉。」我接下了眼前晃個不停的考卷。我前座的同學聶書研有點受不了的說:「你這習慣不改不行,萬一大考也這樣走神還得了。以你的生花妙筆,你的曠世鉅作不差這點時間來寫的啦。」

        「大考都是先把題目和答案卷擺在考生位子上的。」

        「話是這樣說,但是要是你恍神沒聽到鐘聲,那你就浪費寫考卷的時間了。」

        我沒再搭話,開始埋頭寫考卷。聶書研似乎嘆了一口氣,也轉回去開始寫他自己的。

        真是討厭,我才開了一個坑,害我又忘了我打算讓那個倒楣鬼發生什麼更淒慘的事了。

        我百般無聊地填著紙上密密麻麻的格子。考個單字其實不太用到什麼腦力,我邊考邊回想著我原定的情節到底是什麼。一張五十題的單字填空在不知不覺間寫完了,我放下了筆,看著窗外在秋風中輕晃的樹葉發呆,腦袋中又出現了另一個故事。

        ——但是,還是算了吧——

        心中有個聲音這麼告訴我。

        開這麼多坑,沒有哪個是真正填完的。離學測似乎剩沒多少日子了——實際上倒數到第幾天我總是看了又忘,到最近我已經懶得去看了。反正日子還是得過,每天過起來幾乎都是一樣的,倒不倒數對我來說無所謂。

 

        在數不清的試題之中,一天又這麼恍恍惚惚的過去了。

        「終於下課啦~」聶書研喜孜孜地將書包甩上肩,「明天只考兩科耶,今天能稍微混一下了。」

        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這傢伙今天看起來特別精神,不曉得是讓他遇上什麼好事了。

        「嗯。」

        「你好冷淡啊。」

        「你很想炫耀今天要跟女朋友去約會嗎?」

        「她、她那種哪能算女朋友啊!只是一起出去玩而已。」

        果然猜中了。

        突然,聶書研的手機響了。「噯,居然忘記轉震動......喂?......妳已經在我們校門口了?!妳確定妳不是翹課?......不會來不及啦票不是都買好劃位了,吃飯不會吃那麼久啦......好好好,我要出去了,等下見。張守賢,我先走了,掰。」

        然後聶書研就急急忙忙離開教室了。

        說不是情侶絕對是騙人的。不過他們的確有時會讓人覺得他們不像情侶,而是老夫老妻。不曉得該怎麼準確地形容他們才對......反正,感覺就是和其他現充不太一樣。他那位是他國中同學,他常用男人婆三個字來形容他女友,不曉得她知不知道。他們感情看起來真的很好,就只是很單純地喜歡著彼此那種,相處的樣子也不像有些人是故意在放閃。我想,就算是去死去死團看到他們這種,應該也詛咒不了吧。

        呵…...單純的感情,真不錯啊,哪像某些虛偽的人。我的嘴角不禁微微翹了起來。

 

        話說,是時候去游蕩了。

       這是我每天的例行公事。我沒什麼可以一起放學的朋友,我總是一個人自己到處去晃晃。不一定非得要有什麼目的地,就只是散步,很隨性的。看看不同的東西,就能有不同的靈感,而且也能觀察形形色色的人。

        今天......來點不一樣的好了。

To be continued...

---------------------------------------------------------------

好像是在倒數100天~50天中突然開的腦洞?(忘了

嗯...第一次生兒子(?),所以還在摸索兒子的性格

不過我覺得由於為娘的人品問題所以設定大概是個渣男

為娘的和兒子還不熟(喂

 

一時興起挖的坑,可能會有點亂亂的

至於是一般向還是耽美向...這問題連我都不曉得

順其自然吧(不負責任的發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冷雨敲窗

薇薇安(鬱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